一场看不见对手的较量
VIEW CONTENTS
糯福新闻财经一场看不见对手的较量

一场看不见对手的较量

2019-11-07 13:15:01| 发布者: 糯福新闻| 查看: 2216
摘要:根据会计准则和税收法规,不良资产的处置方式决定税务处理方式,当事人应该高度重视其合规性,准确进行后续调整。目前,实务中比较常用的不良资产处置方法,是通过非货币资产清偿债务、债权转股权等方式,进行债务重

由于数千张输入发票来自八家暴力欺诈企业,杭州的一家贸易公司进入了检查视线。它以不合作和失去联系的形式相互争斗。然而,专责小组运用“技能”和“智慧”,用充分的证据证实了公司虚开5000多张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惊人事实,发票金额为40.5亿元,纳税金额为6.9亿元。

Cfp图

近日,国家税务总局杭州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破获一起巨额虚开发票案件。涉案企业在几个月内接受虚假发票,同时在境外虚开发票。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5000多张,涉税金额40.5亿元,纳税金额6.9亿元。据报道,这是杭州有史以来发现的最大一起涉税案件。

2018年5月下旬,杭州市余杭区原税务局从省级税务机关得到线索:杭州h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h公司)涉嫌从上海a贸易有限公司、上海b实业有限公司等8家暴力虚假企业获得1000多张虚假增值税发票,涉及可抵扣进项税1.4亿元。这些发票被税源管理部门认定为“失去联系、逃离和失去控制”的风险发票。

案情严重,局里立即对h公司提起诉讼,2018年5月28日,检查组前往公司注册地——某大楼的办公室进行突击检查,发现那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会计师,一个是实习生。七台电脑中有五台的主机被拆除了。其余两台装有主机的计算机没有任何有效信息,现场也没有会计信息。

会计告诉我,20天前,北京总部首席财务官牟阳打电话来,要求h公司的所有财务信息和用于会计的财务电脑主机都要用快递寄到北京总部。他做得很快,所以他不能提供任何财务信息。

检查人员通过电话和邮件联系了北京总部首席财务官牟阳、h公司法定代表人苗某等相关人员,但未收到回复。

在无法从前台获得会计数据的情况下,检查人员按照法定程序查询了H公司的基本存款账户自来水信息,发现资金一到账户就被转出,基本符合虚开发票的特点。

接下来,检查组向H公司发出了“税务通知”,要求其在一定期限内提供财务信息,但没有收到任何答复。2018年6月25日,主管税务机关认定h公司为异常家庭。

2019年3月,该案移交给不久后成立的杭州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面对新组织成立后接管的第一个大规模案件,该局迅速调动了主要检查员组成一个工作队。

根据案件来源线索,H公司从八家暴力欺诈企业获得1亿多元进项税。如此庞大的进项税是错误的。看来H公司是为了逃税而逃的。

真的是这样吗?工作组对此表示怀疑,并密切关注对H公司税务相关数据的分析。通过“金三”系统,我们发现从2017年8月17日成立到2018年4月26日,H公司的销售收入达到40多亿元。增值税投入产出巨大,产品税6.9亿元,进项税7亿元,投入产出差异不大,转出进项税近2800万元,未缴纳相应金额的进项税。考虑到公司从八家涉嫌暴力虚开发票的公司获得1亿元以上虚开进项税,占其申报进项税的20%,并转移账簿,不配合调查,逃之夭夭等事实。在调查前夕,专责小组得出结论,H公司涉嫌接受虚开增值税发票的问题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暴力虚开发票的可能性非常高。

H公司已经逃走了。如何找到证据?

经过研究,工作组启动了监督检查互动程序,并于2019年3月21日,与h公司税务局的专门负责人一起,再次前往h公司的注册营业地址,与营业地址出租人核对情况,确保检查程序和方法落实到位。公司的办公空间是空的。出租人通知公司,租金尚未支付,租赁合同已经终止。经过几次尝试,税务管理人员和检查员无法与H公司的人员取得联系。

工作队决定通过外部调查收集证据。

从发票管理系统中检索h公司的发票收款和销售发票明细。工作队发现,该公司在短时间内收集了发票,并出具了异常发票。2017年8月23日,公司首次收到25张中国四联电脑版增值税专用发票,截至2018年4月26日,公司申请了16张增值税专用发票,5450张专用发票,全部填写完毕,涉及60多名收款人,开具金额达到40多亿元。

在对H公司的发票使用情况按单位、金额、数量进行分类汇总后,专责人员注意到H公司向陕西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开具的发票数量和金额最大,2018年1月9日至4月17日,向该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1289张,总价税14.44亿元,税额2.11亿元,占H公司开具发票总额的30%以上..通过“寻眼”平台,专责小组发现陕西某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6月21日,当天调查被“取消”。

基于上述情况,工作队人员的想法变得清晰起来。一般来说,接受虚假增值税发票是为了抵消销售收入,达到少付增值税的目的。二是为了抵消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销售额,谋取开票费收入。H公司似乎更符合第二种情况。如果这一猜测得到证实,该公司涉嫌伪造的金额可能会惊人。

根据分析,工作组决定对H公司的基本存款账户和3个普通银行账户进行全面检查。核查产生了三个主要结果。

首先,资本流动不正常,并被怀疑获得了记账费。这四个银行账户流都表现出虚开发票的交易特征,即下游企业在几天内,有时甚至在同一天将资金转移到上游企业。例如,2017年10月27日和10月30日,山西某煤炭销售公司分别向h公司账户注入1601万元和980万元。这两笔资金同日被转入h公司上游公司上海a贸易有限公司账户。2017年10月24日,山西一家煤炭销售公司也以260,700元进入h公司账户,但这笔钱没有转出。H公司已向山西一家煤炭销售公司开具了25张增值税专用发票,总金额为2607万元。尚未转出的2.6007亿元正好是总金额的1%,这被怀疑是H公司开具发票的手续费。

第二,一些下游企业没有向H公司支付大笔款项。在该公司的三个银行账户中,一些下游企业没有支付大笔款项。例如,赞皇县的一家贸易公司(取消)和赞皇县的一家煤炭公司(取消)分别净流入H公司账户47万元和16万元,占H公司对这两家公司开票总额的1%,这被怀疑是后者支付的直接开票费。

第三,上游企业没有得到与收到的票据金额相对应的金额。在h公司的银行账户中,工作队发现该公司没有向上海b实业有限公司支付资金的交易账户,上海b实业有限公司为该公司开具发票(已被证明是暴力欺诈),这与省局提供的“上海b实业有限公司与上下游企业之间没有交易账户”的线索一致。在“金三”系统中,h公司同期应收账款资产负债表为8207万元,这也证明h公司已经收到发票,但尚未支付票面金额对应的资金。

在获得资金流动的证据后,专案小组利用获得的相关发票和获得的信息,进行列表和比较,发现了许多疑点。

首先,H公司开具和取得的发票商品名称主要是煤(煤、精煤、炼焦煤、原煤、高硫肥煤、弱粘结性煤等)。)、铁矿石、精炼铁粉、废金属等。这些发票大多来自上海、北京和深圳等非产煤区,流向陕西、山西、河北和安徽省。发票流程不合理。

第二,H公司获得的进项发票都来自暴力欺诈企业。以铁矿石和圆钢发票的开具为例。2017年11月23日,公司从上海b实业有限公司获得了一张4242.76吨铁矿石发票。第二天,该公司向霸州的一家商业公司开具了一张发票,数量为4242.76吨。2017年9月25日,我从北京的一家公司收到573吨圆钢发票,三天后,我向广州的一家五金配件公司和邯郸的一家制造公司开具了573吨发票。

这些物流信息表明,H公司存在空货情况,与财务证据有很强的佐证关系。

在案件调查结束时,h公司被列入“老鹰罢工一号”项目清单,涉嫌清洗车票。随后,工作队先后收到上海、北京和南京检查部门的40多封调查函,提供了H公司上游公司核实的暴力假发票线索,涉及H公司扣除2.3亿元进项税..与此同时,发源部门提供了1.3亿元发票,这些发票被认定为“缺失环节、逃跑和失控”的风险H公司涉嫌违规抵扣进项税3.6亿元,占其注册进项税抵扣额的51%。

根据票据流量、资金流量和货物流量的证据,专责小组认定,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H公司虚开5000多张增值税专用发票,税额为40.5亿元,税额为6.9亿元。上下游企业遍布北京、天津、上海、山东、陕西、山西、河南等十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2019年8月,经重大案件审理委员会集体审议,杭州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第三十七条,对h公司虚开发票、虚开发票处以50万元的行政处罚,并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目前,工作组正在整理和报告H公司60多家下游企业的收票情况。经批准后,工作队将向收票企业所在地主管税务机关签发《假开业通知书》。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9年9月17日的中国税务新闻b1版上

许梅剑和俞樾

资料来源:中国税务总局

编辑:张越(010) 6193078

重庆彩票网

独家评论
copy; Copyright 2018-2019 kazmasc.com 糯福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